菟丝子乐游菟丝子乐游菟丝子乐游

百度再调整?核心部门裁员,游戏部门是重灾区百度游戏大裁员,但凡看过“希壤”就会感叹:这也不能全怪百度

12月22日至23日,社交平台脉脉和微博上陆续爆出百度游戏裁员的消息,据知情人士透露,MEG的游戏部此次裁员并非小规模调整和人员流动。

百度再调整?核心部门裁员,游戏部门是重灾区

华夏时报(www.chinatimes.net.cn)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

百度游戏大裁员,但凡看过“希壤”就会感叹:这也不能全怪百度

本次裁员属于业务裁撤,直接裁员,甚至无法内部转岗。百度方面将会给被裁员工N+1或N+0.5的补偿,并要求员工最晚于第二天下午给出回复,否则百度将会单方面解除合约。

年底是互联网公司复盘、调整的时刻。但调整往往伴随着员工的去留。

百度游戏大裁员,但凡看过“希壤”就会感叹:这也不能全怪百度

百度游戏在MEG(移动生态事业群)旗下,游戏、教育、直播、电商、百家号、网盘、健康等业务线,其中游戏部全体裁撤,其他业务部也有不少的裁员消息流出。

百度游戏大裁员,但凡看过“希壤”就会感叹:这也不能全怪百度

正好前段时间老斜看百度推出了首款元宇宙产品——“希壤”,好好进去体验了一波。脑子里面蹦出了只有八个字:粗制滥造,哗众取宠!

近日,继爱奇艺、蘑菇街等互联网公司后,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(MEG)也传出裁员消息,其中游戏和直播业务是重灾区。对于具体裁员规模以及相关高管的去留传闻,12月24日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向百度发去了采访问题,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。

据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了解,MEG事业群由百度搜索公司转化而来,包括***百度App、智能小程序等业务,是承载百度核心收入的关键部门。这次裁员,除了意味着百度的游戏、直播等业务不尽人意外,还意味着寒冷严冬下,百度对新业务的投入或许有所收紧。

百度游戏大裁员,但凡看过“希壤”就会感叹:这也不能全怪百度

百度“希壤的捏脸系统

百度游戏大裁员,但凡看过“希壤”就会感叹:这也不能全怪百度

这是其他游戏的捏脸系统

百度游戏大裁员,但凡看过“希壤”就会感叹:这也不能全怪百度

还有各种穿模

动刀游戏

百度的游戏部门是这次MEG裁员传闻中的重灾区。消息称百度游戏部门的300多人几乎全部被裁。

据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了解,游戏业务的命运在百度内部也颇多波折。

2013年7月,百度宣布作价19亿美元全资收购91无线。同年10月,百度成立多酷游戏,负责游戏的运营和推广。2014年4月,91无线的游戏分发业务被并入百度多酷,并更名为百度移动游戏。但这项业务在2017年被百度以12亿元价格出售给多酷基金。当年5月,百度游戏还更名为多酷游戏,并拆分独立运营。

但转机出现在今年7月,百度重启游戏业务,在上海ChinaJoy期间,百度游戏高调宣布成立新品牌,并重组业务团队。与以往倾向游戏运营、推广不同,百度游戏还一口气发布了23款游戏,其中重度游戏占9款。

但除了自研重度游戏需要时间外,游戏行业的大环境也发生了改变。公开资料显示,自7月22日以来,国家***出版署已连续5个月未发布游戏版号。不过12月8日,百度游戏联合万代南梦宫(上海)娱乐有限公司推出的新游戏《数码宝贝:源码》,已经预约上线。

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、教授盘和林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百度游戏部门的最大问题在于没有爆款,没有重度游戏内容,看不到百度游戏发展的前景。他同时认为,国内游戏版号制度强化也限制了百度游戏的发展。

老斜说

老斜我没办法确认被裁撤的百度游戏是否参与了“希壤”的开发,但是从“希壤”推出遭受群嘲后,百度立马就开始裁撤百度游戏部,我倾向于百度游戏是参与“希壤”的开发的。

“对于百度,游戏部门既不能提供流量也不能提供足够的收入,故而裁员降低砝码是必然的。而另一方面,百度新进希壤,布局元宇宙,游戏部门业务有重叠,预期一些人才将转移到新的开发岗位。”盘和林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
直播遭遇反垄断调查

如果不是,我觉得百度裁员裁错了!必须先得把“希壤”的开发组全裁了。

百度游戏大裁员,但凡看过“希壤”就会感叹:这也不能全怪百度

低劣的贴图

年底裁员肯定是痛苦的事情,但是“希壤”这种产品的推出,必定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,一群错误的人做了一件错事,长痛还不如短痛呢!

与游戏同属MEG事业群的直播业务,在这次裁员传闻中也被多次提起。它也是百度原要大力发展的业务。

2020年5月,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在百度直播开启首秀,意味着百度在直播赛道的正式发力,也奠定了百度做知识直播的方向。今年2月,百度还宣布基本完成对YY直播的收购。这桩交易在去年11月宣布,百度为此支付了36亿美元。这个数字也被认为是百度成立以来收购金额最高的一起收购案。

虽然YY直播在移动端的影响力不如PC时代,但百度当时认为,YY直播将为其移动生态带来协同效益,亦可丰富百度的变现能力与收入来源。百度预计2021年6月30日之前完成交割。

财务数据显示,2020年YY直播的总收入为99.5亿元,净利润为31.41亿元。2020年YY直播的净收入、毛利及净利润分别占据百度当期同等财务指标的9.3%、8.9%及16.5%。

但闹心的是,今年9月3日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《中国反垄断年度执法报告(2020)》首度披露,总局正在对百度收购欢聚集团等11起经营者集中案反垄断审查,而目前尚未有进展对外宣布。

此外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,百度副总裁、YY负责人曹晓冬已确定从百度离开。曹是百度老将,今年2月被任命为YY的负责人,他同时还负责百度直播、好看视频等业务。业界有声音称,曹晓冬负责直播业务期间,没有在YY和百度直播间做好平衡。

盘和林认为,百度收购YY之后,直播业务的确有所提升,但百度的问题在于,直播业务并不是百度的核心诉求,而是完善百度自身的内容体系。他同时对记者分析称:“百度是做搜索的,搜索结果导向短视频、图文内容,而搜索结果导向直播则并不合理。所以百度在直播上投入有限。”

EMG已见顶?

百度MEG事业群由百度搜索公司战略转型而来。百度搜索公司曾是百度的钱袋子,它的前负责人向海龙也曾被看做是百度的“二号人物”。2019年5月,向海龙卸任后,沈抖晋升为百度高级副总裁,并全面负责MEG事业群。

转型后的MEG依然是百度的压舱石。有熟悉百度的业内人士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据他了解MEG是百度的最大部门,不仅包括最核心的搜索和信息流业务,直播、游戏等边缘业务也放于其中。

在百度相继发力直播、游戏等非核心业务背后,多元化一直是百度面临的问题。李彦宏曾在2021年5月的财报***会议中提到:“未来三年,百度核心业务中非广告业务将逐渐超过广告业务。”

但11月份发布的三季报,却意味着百度对新业务的投入需要做出选择。

当期,百度实现营收319亿元,同比增长13%。Non-GAAP下,归属百度的净利润为50.9亿元,同比下降27%。GAAP下,百度则净亏损165.59亿元。

与此同时,对百度来说至关重要的在线营销收入出现放缓。今年第三季度,百度这项业务195亿元收入同比增长仅有6%。与此同时,由于AI以及云业务的增长,百度非网络营销收入虽只有52亿元,但同比增长76%。

“百度现在的重心是IDG(智能驾驶事业群组),MEG已经见顶。”上述熟悉百度的业内人士这样对记者说。此外,百度近日还高调宣布其元宇宙产品希壤开始内测。而还需要提及的一个时间节点是:今年11月初百度新任CFO罗戎到任,他的上一站是教育公司好未来的CFO。

12月24日,百度在港股收于139.1港元,距离256港元这个52周最高点,已经缩水45%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菟丝子乐游 » 百度再调整?核心部门裁员,游戏部门是重灾区百度游戏大裁员,但凡看过“希壤”就会感叹:这也不能全怪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