菟丝子乐游菟丝子乐游菟丝子乐游

喝酒的小游戏喝酒只会玩骰子?这个酒桌游戏才有趣,但没文化的人还真玩不来

心心念念的夏天终于到了!小林到国外出差了一段时间,回来之后就马上约上几位要好的朋友到宵夜档喝酒畅谈人生了。相信这也是大家在夏天的爱好之一,因为夏天和啤酒真的太配了,一杯下去可谓是透彻心扉!

小时候喝酒的人,都会选择煮一盘鸡蛋,或者是水煮羊肉,父亲和朋友一起坐在客厅里,母亲会做在另一个房间里做着针线,时不时的会过来看看给父亲和朋友添热茶,一般喝酒的时节都是冬季,一年时间里最清闲的时候,也是一年里收获满满的时候,兜里有钱了,才能在家里三天小聚,五天大聚,只是菜品都是单一的。

在我家喝酒的时候我是不去桌子上的,去别人家的时候,我会让爸爸带着我,村子很小几个人开始喝酒,便能带动整个村子喝酒的人,喝酒的人到了地方,盘腿坐在炕上,炕上的桌子上会摆上一些小吃,会是自己晒的杏干,自己做的桃干,还有馓子,一盘水煮羊肉,最重要的是一盆水煮鸡蛋,旁边会有一个盛土盐的碗,女主人会把浓浓的茶,冲一点在里面,

然后给每个人发一个煮熟的鸡蛋,每个人都把大头小头分开,围坐一圈的人,开始两两成对,一个人拿着鸡蛋,另一个人拿同样的鸡蛋去碰,如果敲击的人鸡蛋破了,那就算输了,当第一轮完成后,两人角色对换,也是鸡蛋破损的一方算输,输的人是没有权利喝酒的,一个杯子在胜利者的手里转来转去,就是轮不到输的一方。

屋子里满是大声说话,大口喝酒的人,我会坐在一边,在鸡蛋盆里,反反复复的挑选能让自己胜利的鸡蛋,可总是挑选不到能坚硬不破损的,所以每次当我准备去击打别的鸡蛋的时候,旁边的人总会在鸡蛋上哈上一口气,他们说那是幸运的哈气,粘满幸运的人总不会迟到。

喝酒只会玩骰子?这个酒桌游戏才有趣,但没文化的人还真玩不来

而一旦喝啤酒,就肯定少不了要玩酒桌游戏了。相信大家平时喝啤酒,玩得最多的应该就是骰子了吧?特别是对于南方朋友而言(尤其是广东),大话骰可谓是百玩不厌的酒桌助兴游戏。

喝酒只会玩骰子?这个酒桌游戏才有趣,但没文化的人还真玩不来

不过,小林听朋友说,古代的文人墨客以及现在的文化人,喝酒的时候玩的游戏更为有趣,它称为“雅令”。在古代,雅令是“引经据典、分韵联吟”的意思,这是最能展现饮者才思的项目,主要在文人、士大夫之间流传,毕竟没有学识也玩不了这个。

而如今我们现代人玩的“雅令”,大多为“飞花令”,它出自唐朝诗人韩翃《寒食》中“春城无处不飞花”一句。看过《中国诗词大会》“超级飞花令”这一环节的朋友就知道,飞花令对行酒令者的文采和机敏要求多高了。

喝酒只会玩骰子?这个酒桌游戏才有趣,但没文化的人还真玩不来

今天,小林就和大家一起看看这个“飞花令”酒桌游戏到底有多难玩!其实它的规则很简单,首先要推选一人为令官,负责出诗句或对子作为题目,而其他人则要按照首令的规范续令,如果接不上或内容形式不符,那就直接罚酒。

喝酒是需要节目的,参加节目的人只有自己,于是冬不拉上场,手鼓上场,歌唱的时候,露着满口白色牙齿,被胡须遮盖住的嘴唇,陶醉的神情,让人感觉到撕心裂肺的不安,你都想象不到,你是在剧院里听的还是在梦里,恍惚的不太真实,是因为场景太有带入感,歌手你唱罢他就上场,一首歌一杯酒,一个鸡蛋,一口肉,这就是真实的冬季,

有几次我被邀请去参加麦西来普,那时候才知道他们唱的就是(十二木卡姆)一个晚上,从序曲到结尾,天快亮的时候屋子里还有没有喝醉的人,炕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人,喝醉的,没有喝醉的都能轻松一下了,这没有压力的喝酒,完全就是释放,这是对农人劳作一年的奖励,也是总结。

喝酒只会玩骰子?这个酒桌游戏才有趣,但没文化的人还真玩不来

举个例子,如果令官出题: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”,这就是以“夜”为首字赋诗,那么第二人就得说出“夜”为第二个字的诗句,如: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,到了第三人,就可以接:“天阶夜色凉如水,坐看牵牛织女星”。以此类推。

口碑相传的乐曲乐谱,不是每个人都能看懂,可是会唱歌的人都能在耳濡目染的熏陶下学会。

喝酒只会玩骰子?这个酒桌游戏才有趣,但没文化的人还真玩不来

这个游戏看起来就像成语接龙一样,但真正玩起来的时候就知道它真的非常难!因为太考验对个人的诗文辞赋要求了,脑海里没有那么几百首诗的话,还真的玩不来!所以古代的时候,玩“雅令”也得有文人情趣,毕竟古人常寄情于山水之间,于是也有了“南兰亭,北金谷”的说法。

窗外白雪皑皑,屋里热闹的非凡,

喝酒只会玩骰子?这个酒桌游戏才有趣,但没文化的人还真玩不来

没错,就是那个兰亭。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大家还记得吧,文中写道“引以为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。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”酷爱饮酒作诗的李白也说过:“不有佳咏,何伸雅怀?如诗不成,罚依金谷酒数”。

喝酒只会玩骰子?这个酒桌游戏才有趣,但没文化的人还真玩不来

所以啊,“雅令”虽然十分有趣,喝起酒来也非常快,但它的的确确是文人游戏,如果知识储备不足,那就还是老老实实玩大话骰吧。大家说是吧?

后来喝酒的爸爸,戒酒了,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小喝一两口,再后来就干脆一口不喝,我不知道是因为找不到能一起喝酒的人了,还是找不到记忆里的热闹的场景。

每次我吃水煮鸡蛋的时候总会给别人说父辈的喝酒游戏,可是简单的如此,已经让听到的人没有了兴致。

没有人会理解那种游戏,没有人会理解赢了的人是多么气质高昂的端着酒碗,向后一仰脖子就能吐下去整个杯子的酒。然后满意的喳一下嘴。

现在的我,在桌子上能少喝就少喝,能喝开水就不喝酒,物质基础丰满的时候,让游戏也变了味道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菟丝子乐游 » 喝酒的小游戏喝酒只会玩骰子?这个酒桌游戏才有趣,但没文化的人还真玩不来